天气预报:
广东取消证明1099项,开证明还难吗?
   时间:2019-01-29 09:35:00   作者: 省司法厅   来源:市局办公室   点击:810


这一次,广东取消了1099项证明。

国务院要求各级各部门全面清理证明事项,最近各地纷纷晒出自己的“成绩单”,当然这个成绩单一定是打引号的。不过,成百上千证明事项被取消,对群众和企业来说,肯定是好事儿。广东一共取消1099项证明,那是否意味着对生活在广东的人来说,从今以后就少了一千项的麻烦,多了一千项的便利呢?问题显然没那么简单。

哪些证明要取消?

没有法律法规依据的证明事项一律取消。

哪些证明还保留?

仅保留37项,其中18项涉及拆除城镇华侨房屋的证明。

如此大规模全面清理证明事项,在法制部门工作十几年的卢瑞生也是第一次碰到。作为广东省司法厅法制研究所副所长,卢瑞生具体负责审核省政府各部门自查自报的证明事项,一共200多项,他和另一位同事足足花了两个月时间。“早上一醒来就想着这个事,从上午8点忙到晚上10点,每天上厕所都是跑着去的。”

证明事项数量多、内容杂,各单位对“什么是证明”“哪些证明要清理”,也有不同的理解。卢瑞生说 ,为了保证清理质量,他们的审核把关要反复做“加减法”。

“减法”主要是做一些排除,比如一些要求提交的合同、制度文本等,无需有关部门开具,因此不属于证明事项,应当予以排除;一些属于政府内部审批事项,也不属于清理范围;一些属于法定许可条件,法律并未要求提交对应的证明材料,报送单位把它们混淆为证明事项予以报送,应当予以排除;还有一些属于国家设定的证明事项,不属于我省清理权限,由国家负责清理。

“加法”主要是查缺补漏。比如办理某个事项,行政部门索要的证明事项有5项,但只对其中的2项提出了清理建议,其余3项由于报送单位认识有误,因此存在漏报甚至有意瞒报的情况。所以,对于各单位自查自报的每个证明事项,都要认真找出它的设定依据以及上位法原文,查看是否存在漏报、错报的情况。如果存在这种情况,报送单位都必须予以增列。

截至2018年12月底,广东省法规规章规范性文件自行设定的证明事项共1136项,合计取消1099项,目前仅保留37项。哪些事项还有必要保留,理由又是什么?省司法厅副厅长陈春生接受记者独家专访时回应,保留的证明事项都是我省地方性法规设定的证明事项,主要涉及地名管理、法律援助、海洋环境保护、华侨权益保护等,其中18项,超过保留事项一半是涉及拆除城镇华侨房屋的证明。“因为这涉及拆老百姓的房子。”

这次广东取消1099项证明事项,其中有1073项是地方政府规章和规范性文件设定的,全部被取消。各地的“土政策”证明全部被取消了,是不是意味着当地群众办事就不再需要证明,从此不会再有证明难开的烦恼了?

“并不意味着,今后老百姓办事就不需要证明了。”法制研究所副所长卢瑞生说,“这一次清理的是地方规章和规范性文件自行设定的证明事项,还有很多是由法律法规设定的证明事项,另外还有一些是国家部门规章设定的。”

类似“我妈是我妈”的亲属关系证明还在为难群众?

证明清理后怎么保证不反弹?

广东公布取消一千多项证明之后,记者在朋友圈发出疑问,“我妈是我妈”的奇葩证明还会出现吗?一位区县级法制部门的负责人留言,“没有才怪”。

最近,广东民声热线仍接到个别群众反映“证明难开”的问题。

一位上海车主远程委托中介在广东办理二手车过户,按规定只需提供委托书、身份证原件即可,清远某地车管所却要车主首先证明委托书是本人所写,提供身份证原件、拍视频都不行。拖了三个月办不了,最后中介扬言找媒体才办成。

佛山顺德一位年近80的老奶奶被要求证明自己和妹妹有姐妹关系,户政部门说上世纪40年代出生的没有底册证明不了,老的户口簿不认。老奶奶的女儿四处打电话咨询投诉。

司法部的证明事项清理投诉监督平台统计显示,群众反映的问题主要集中在民生领域。排在前3位的分别是户口问题、身份信息证明、亲属关系证明。

《法制日报》记者梳理司法部“证明事项清理投诉监督平台”中反映的问题发现,基层群众批评意见尖锐,反映县级部门的问题占比最高。初步分析原因有四方面:

一是基层部门、单位依然要求群众提供无法律法规依据的证明;

二是行政机关有过失,却让群众跑断腿;

三是开证明的部门取消证明,群众到有关机构办事却依然要求提供此类证明;

四是相关部门故意设卡,合法合规却无法办理。

要彻底铲除“奇葩证明”,清理只是第一步。

省司法厅副厅长陈春生说, 这次证明事项的清理,按照“谁索要、谁清理”的原则确定,“从索证部门身上‘开刀’,这是和以往最大的不同”。陈春生指出,在清理证明事项的同时,省政府采取了多项保障措施:

一是加强监督检查,对于证明事项取消后,下级机关又违法增加证明事项和证明材料、提高证明要求、随意将行政机关的核查义务转嫁给群众和企业的,要及时纠正查处。

二是进一步加强部门之间的协同协作,促进信息系统互联互通,打破政府部门间、部门内部“信息孤岛”。

三是要大力推行告知承诺制,同时加强信用体系建设,强化对群众和企业承诺事项的事后审查,对不实承诺甚至弄虚作假的,依法予以严厉处罚。

今后到政府部门办事,遇到索要证明,如何判断是否合理合法?证明事项清理后,相关业务该如何办理?一个好消息是,广东将推出证明事项正面和负面两份清单。

“没联网、查不到”还能成为要证明的借口吗?

如果信息跑不动了,谁该多跑腿?

党中央、国务院要求全面清理证明事项,为的是优化服务、减证便民。哪些证明亟待清理,群众的意见最直接。司法部在中国法律服务网开通了“证明事项清理投诉监督平台”,平台开通以来,广东省司法厅共收到司法部转来的证明事项投诉160多件,全部按期转送各地有关部门办结。法制研究所副所长卢瑞生说,一些证明事项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推动取消的。“比如有一位群众投诉,他在申请深圳市引进人才入户时,被要求提交未参加国家禁止的组织或者活动证明。该投诉转送深圳市后,深圳市经过研究,取消了该证明事项,改为由申请人书面告知承诺,因此获得了投诉人的好评。”

全省各地已经如期公布了这次清理中被取消的证明事项目录,这相当于各自拿出了自己的负面清单。证明清理之后,相关业务如何办,有没有新的办事流程?省司法厅副厅长陈春生说,保留的证明事项必须有明确的办事指南,还需要一份正面清单。陈春生透露,司法厅将联合数字广东公司推出广东的证明事项正负面清单。“方便老百姓查询哪些证明是有效的。”

有了证明事项清单之后,办哪些事需要哪些证明将一目了然。目前如何判断被索要的证明是否合理合法呢?陈春生说,先看有没有法律法规依据,再看证明事项是否可以政府部门之间核查、网络核验。行政部门之间的互联互通还没有完全实现,如果信息暂时还跑不动怎么办?法制研究所副所长卢瑞生认为,这时候索要证明的单位应该多跑腿。“一个基本原则是,谁索要证明,谁就有义务做这个事情,信息跑不动就让函件跑,或者上门调查,办事部门要转变思维,不能转嫁给办事群众。”

证明清理取消后,如果还遭遇证明难开等问题。卢瑞生建议分三步走,先说理、再求助、不行就投诉。

1、先找索证部门说理,要求对方出示索要证明文件的法律法规依据;

2、如果说理不成,拨打12345政府服务热线进行投诉;

3、如果当地仍然无法解决,可以直接向司法部的“证明事项清理投诉监督平台”反映,司法厅将进行转办督办。

省司法厅副厅长陈春生说,推动和保证证明事项清理成效,需要广大办事群众的参与。“只有大家都动起来,老百姓监督行政机关这些行为,才能让我们的政府更加高效更加便民。”